电影按年度分类

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
}

推荐的长篇连载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妻孝】【第二部第四十六章】【作者:性心魔】

    杏吧有你,春暖花开!马上注册,看更多精彩内容!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    x

    【杏吧原创】春暖花开,杏吧有你。欢迎加入http://.cc--驻吧作家:性心魔

      写在前面:久未见,各位安好。


      写作有的是靠工笔,有的是靠才气,而我是靠欲望。


      生活就是眼前的苟且,得努力拼搏。


      欲望,时不时的萦绕我心,又无法填满。


      狂想,有一个完美的情人,给自己填补幻想的空缺。


      现实,一盆冷水泼下。


      几人能懂。


      还会继续写的,不是完结哦。


      感谢支持,敬请欣赏。

      第四十六章 逢春

      双目微启,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,眼前的栗莉抱着我的一只胳膊,靠在我身上,两条腿缠着我,一只乳房贴着我的手臂,另一只乳房在手臂上,虽然是侧躺,乳头还是向上翘着,虽然不止乳房贴着我,可是这里似乎更加柔软与温暖。美目微闭,朱唇微合,匀称的鼻息,安静的睡着。不忍动,怕吵醒。杏吧首发

      正出神看着的时候,栗莉的眼睛微张,看着我在看她,微笑一下,像是普通的早晨。

      “早上好,亲爱的老婆。”

      “早上好,亲爱的老公。怎么醒得比我早呢?”

      “因为,你辛苦了啊!”

      栗莉开始没意识到什么,这辛苦虽然以前也说,可是突然意识到在床上,突然想起了昨晚。脸接着就红了。二话不说,嘴一撅,二指禅又加到我的胳膊上。闪避不了,只能求饶。另一只手使出抓奶神功,栗莉躲闪不及,抓个正着,还要抵抗,我把她压倒身下,抓变揉,嘴封住栗莉的嘴,清晨的亲亲。脑海中还闪动着,几个小时前父亲和栗莉的吻。

      快乐其实很简单,就像早上起来的小亲热。不用热火朝天,只需卿卿我我。

      去看了孩子,简单的洗漱后,栗莉走出房间,到我洗漱了。

      突然想起,昨晚栗莉回来换过的内裤,那上面是有他们的爱液的,本来空着的水盆,此时已经被接上了水,嘿嘿的笑出了声,想着刚才栗莉的囧状,想着会被老公发现的,赶紧放上了水,昨晚怕把我吵醒,现在抓紧弥补,呵呵,其实我早看到了。幸灾乐祸之后,又想起了自己昨晚还闻过这内裤呢,那悸动的心情,让自己脸有点发热呢。

      洗漱完,似乎是心里有鬼一样,又像是偷窥,打开手机了看外面的动静,栗莉在做饭,没在家,应该是出去运动了。孩子醒了,打理了孩子,抱着出去,父亲刚好回来。迎面看到我,显示脸上尴尬的无以复加。心想,爸还真是没法做坏事,一切都写在脸上。虽说我也很尴尬,但是我就没法表现出来,要不然,让父亲知道我知道了,不把他吓坏了。

      迎接父亲走过去,一边说“大儿子,快看,爷爷运动回来了,让爷爷抱抱。”

      父亲一边说,一遍动着说“大孙子起来了啊,等会,爷爷洗洗手,换换衣服,身上脏。”父亲做爹又做妈的细致,又一次体现。我们的尴尬也随之而去。

      父亲结果孩子去到客厅玩的功夫,我来到厨房,栗莉说,“你看,爸多细心,知道回来先换衣服,洗手,才抱孩子,哪像你,不管不顾。”

      虽说,这个以前也说,我啥都不懂之类的,可是,现在和以前就是不一样了。我凑过去,摸着栗莉的屁股说,“这才几天啊,就嫌弃原配了啊。”

      栗莉转过身,拿着刀就要砍我,笑着说,“我还准备,谋害亲夫呢!杏吧首发”

      我赶紧跑“栗莉同志,你可不能做潘金莲啊。”

      栗莉晃着刀说,“我就是,怎么了。”

      虽然,父亲也能音乐听到我们的打闹,但是因为抽油烟机的声音,也就是隐隐约约。

      我气不过,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,坐在餐桌前,等着吃饭。想起父亲的日记,打开,在快1点的时候,父亲发了一条。看来,栗莉那么晚才回来,他们是不是一起睡着了呢?还是,又,真正的做了一次?放松的心情,又是一紧。

      “美好,美好,超过了我可以想象的美好,那美丽让我窒息。

      虽然这不是我生活中最美好的,我还有我的孙子,我的儿子,可是现在我不能想他们,因为如果我想到他们,这美好,让我更加懊悔。

      可是,我就是没法不去想这美好,美丽的身躯,虽然我已经得到,虽然不该得到,可是我就是得到了。

      这一切难道是梦,应该是梦的,因为一切都那么不真实。

      可是,在怀中,那柔软,那丝滑,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事物。

      很多年前,当我还是青年,当我还有妻子的时候,那时候虽然记忆模糊,但是,那是没法比的。

      美的让我窒息,却又不能挪开眼睛。

      可是,在怀里,那么温暖,那么细腻,怎么会在现实中存在。”

      看着父亲写到这里,能体会到他的激动,虽不到风烛残年的年龄,但是也是没有过这种期望的,应该是没法想象的。虽然上网,接受新鲜事物,恐怕,这已经超过了他能想象的极限了。把手机拿到栗莉眼前,让她看,她说已经知道了。原来,她已经看过了。羞涩的红色,又爬上她的脸颊。在她脸上吻下,悄悄的说“老婆,你是我们的美。”

      到了餐厅,继续看着父亲的日记。

      “吻,这么多年,我终于知道了,什么是吻,唇肉柔柔,香舌萦绕,津液甜甜,原来女人的唾液是甜的。

      吻,不愿离开,吻原来可以那么长久,长久到可以窒息。虽然,被响动惊醒过,可是,每次吻,都让我陶醉。

      粗糙的手,在她的身上抚摸,丝绸的滑都不及,丝绸没有这般细腻与温暖。

      那乳,竟然可以这么大,可是腰身又是那么细,乳为什么大了还能挺拔呢,为什么不下垂呢?

      那乳,在手间,即使不动,也能让我的手感到热量的涌动,传遍我的全身。

      那臀,翘着,圆圆的,已经两次在她的后面,隔着衣服让自己喷出久违的精液。

      虽然,这具身体我已经占有过,虽然我不想占有,虽然我不是真心的不想占有,可是就是占有了,我不想说自己的罪过了,至少这次不说了,因为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。

      抱着她,在自己的怀里,有千言万语,又无从说起,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能得到。

      看着她的眼睛,似乎知道我的一切想法,一句,什么也不用说,顺其自然,好好生活,一切待未来,会更加美好。

      奢望,不忍让她离开,可是这美好,本就不属于我,能够短暂的拥有,已经是杏吧首发恩赐?

      无处安放的心神,为何如此飘摇。生命已为枯木,却逢了新春。”

      初恋,这就是我看到的感受。欣喜,这就是我要的父亲的幸福。酸楚,我的爱人我已经不是他的唯一。

      避免尴尬,不去想,不去碰,让一切在不必要的时候,不去发生,毕竟在刚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用心呵护。

      我首先出门,把孩子送到岳父岳母哪里,留着栗莉更多的化妆时间,也是为了栗莉和父亲能有单独一起的机会,一个吻别也好。

      心情是件无法掌控的事情,看着小区三三两两的行人,想着楼上的妻子,一席蓝色短裙,配着黑色丝袜,性感知性。

      而现在她也许和父亲拥吻,卿卿我我,虽然事情是我推动的,可是当真正到了现在,到了他们已经做过又开始恋爱了一样,心中又有些不适。不知道这不适是男人的占有欲,还是羡慕父亲的得到,亦或是其他的。

      几分钟后,楼前妻子姗姗而来,面带着笑容,微红,是快乐的生活,还是刚才的吻,让她没有平复呢?

      驱车送妻子去了单位,路上彼此的话不多,虽然还不是很尴尬,但是我觉得妻子已经感到我有些许的不对。

      到了单位,一会就收到了妻子的微信“阳,你怎么了?”

      几年的生活,让彼此能够感到彼此细微的变化。

      该如何跟栗莉说呢?说自己吃醋了,自己心酸了,还是自己后悔了。自己后悔吗?从第一次提出到昨晚,每次的栗莉的被看、抚摸、亲吻、直到真正的成为父亲的女人,一步步在我推动下,我感受到的大都是悸动。看着父亲凌晨的文字,最初的欣喜,认定了自己给父亲带来的快乐。可是,过后,自己慢慢的思想,又让心酸占了上风,可是现在如果要考虑后悔的问题,我后悔吗?

      曾听说,如果你对一件事情后不后悔,你就想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还会那么做吗?我的答案,应该是显而易见的。因为特殊的家庭,独父养育恩,特殊的时代,性开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从而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,而是如果再一次,只要是这些条件都在,我还会的。因为,我就是我,一个爱着妻子,爱着父亲,爱着家人,为了他们同样愿意付出一切,就像我的家人对我那样。

      可是,既然不后悔,这心酸的低沉又从何而来呢?跟栗莉说“老婆,我有点心酸呢!”在栗莉还没有发过来之前又发了一句“但绝不是后悔。”

      栗莉哪里显示着输入,过了好一会“阳,你的心酸是吃醋吗?”

      我不知道,这个时候,心情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表达的,“老婆,我也不知道啊,从开始知道昨晚,我都是悸动的心情,直到你在爸爸怀里,我心里似乎踏实了,就睡着了。可是当看着爸的日记,先是欣喜,感觉我们做的是对的,父亲快乐着。可是,看着父亲对你的爱恋,我又感到我不是你的唯一了。我也不是怕你不要我了,我知道你不会,我对我们的爱有信心,可是就是心理有点沉。”

      栗莉看着我说的,过了好一会“老公,如果别人抢了你的东西,还杏吧首发是宝贝东西,你都不心疼,那么说明那东西对于你一点不重要。你永远是我的唯一的,我的一生只属于你。我也没法劝你怎么样,因为,你的悸动到现在的心酸,以后也许还会有气愤,都是因为我。虽然,我是在你的推动下,实施的,可是就像我说过的,只要实施了,我就不是原来的我了,就像现在,你看见得我,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。”

      我没有说什么,不知道怎么说,栗莉又发来一段话“记得刚开始你是怎么劝我的吗?你说我伟大,其实反过来想想,你不伟大吗?为了自己的父亲,把自己最重要的都付出了。我不想说的太直白,就是哪个什么了,男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的。就是哪个意思了。”

      我能想象到栗莉现在的脸一定是滚烫的,我知道她说的是“绿帽”,我把这两个字发过去,心情似乎好了点,像是调侃着别人。

      栗莉说“你还是太直白了,讨厌。知道就好,你看你多伟大。当然,不排除你有某些嗜好的可能!(*^__^*) 嘻嘻……”

      栗莉的反击还够迅速呢“诶呦喂,小妮胆大包天了,敢说你老公有淫妻嗜好!”

      栗莉发来“还不止呢!”

      我说“栗莉同志,你过分了啊,竟敢还说你老公想自己的老婆乱伦。”

      说道这里,心情似乎放松了,嬉笑打闹其实是很能解决心低沉问题的,可是,上面的对话,真的就是那么简单吗?正在我思考是,栗莉发来一段话。

      “老公,别闹了,心情好点了吧。我刚才说你伟大是真的,要不是感受你的伟大,我才不会同意呢。至于后面的,纯属玩笑,我老公是最棒的,是最疼惜我,最好的男人。记得最初我说的那几条吗?想停止就喊停,我会和你一起停下来的。当然,如果,不要我了也可以的。还有,如果你还希望我们继续的话,我想对你的刺激还会更大,我觉得你得有心理准备,有些事是我们都没法完全掌握的。我不想我最爱的男人,受到折磨,还是从我这里来的折磨。”

      “老婆,我永远要你,你永远逃不过我的手掌的。我们肯定得继续的,看到爸的快乐了吗?我不会就这麽让爸浅尝辄止的。那样是对爸的不公平,我们引起了他的欲望和爱意,然后接着让这些消失,爸会受不了的。至于,我的折磨,我不会的,我想也许还会杏吧首发有悸动、还会有低落,但是我觉得我们的生活,会更加美好。”

      “老公,只要愿意,我会陪着你。”

      “老婆,只要你愿意,我们全家都会快乐。”

      心情好了许多,忙了忙手头的工作,清闲下来,想起了父亲那边不知道在干什么?问栗莉有没有跟父亲聊天,栗莉说没有,而且也不能老聊天啊,还得工作,也不能让父亲太过着迷,毕竟生活得慢慢过。我很佩服栗莉竟然还能掌握火候,还说栗莉当时我追她的时候,是不是也是这么对我的,冷热有度,还总是调节下。栗莉竟然,还娇笑着说,要不然怎么把我牢牢抓住的。

      虽然一直说自己不要尴尬,可是我还是没有勇气直接给父亲打电话,打开摄像头看看,父亲正在阳台上摆弄花草,他在看着水仙花,一株上的白色鲜花已经盛开,他正出神的看着,此时他的心里是想着花还是栗莉呢,我想这个问题也不需要说的。不看他的日记也知道,这段时间对他的冲击,特别是第一次和栗莉做了之后,还有昨晚的那种刺激和欣赏栗莉的玉体。一般的男人都很难有这样的经历,何况是一个多年独居的老人。

      关了摄像头,对着电脑又开始思考,目前的走向是顺着我们的设想,比我们的设想更顺利,更好。可是,如何掌握好呢?如果,让父亲一味的沉浸在这里,我们也整日的想这些肯定是不行的,我们的生活势必会被打乱。可是如何又能把这么刺激的事情,变为平常呢?本来就不平常啊。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什么来。

      在网络上,搜寻着,类似的事情,没多少新闻,有的也是妻离子散。而小说,写的也都是理想化,达到是欲望占据了一切。我们的生活,得我们把握。

      现在想让父亲不要太迷恋,好像有点早,毕竟现在他只才跟栗莉做了一次或者两次,到底是几次呢,哎。又想起这个问题了。直接问栗莉,她肯定不告诉我,也有点唐突,我想她早晚会告诉我的,不告诉也行,反正一次两次都是做过了。而且,以后还得很多次。想到很多次,我的身体似乎有了燥热的感觉,下体传来了一阵阵的涌动。

      性,是美妙的;性,是苦恼的;性,是无法解释的。

      想象着我和栗莉的一次次的性,想象着以后栗莉和父亲的一次次性,想象着那天的第一次,想象着在我们的生活会走向何方,想象着父亲的快乐已经开启。

      枯木逢春犹再发,人无两度再少年。多年独鳏再逢春,享尽天伦爱美人。杏吧首发

      【待续】


    字节:10629

    上一篇:【鲜花朵朵开(图文)】【第一章】【作者:零度思念】 下一篇:【丝之恋--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】【143-144】【作者:p585】